我想有个家
2019-01-02 15:20 | 来源:www.nb999.com网站 | 作者:尚纯江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潘美辰唱这首歌时,我已参加工作8年了,还没有自己的“窝”。一家四口人挤在两间公房里。
那一年是1978年。那一年,一场改变中国命运的改革开放拉开了序幕。
就是那场改革,让我有了改变身份的机会:从一个农民的孩子变成一个城里人。1978年,我手持一纸录取通知书,进入了县高中学习;1980年,我手持一纸通知书进了一所卫校。三年后,我被分到了一所乡卫生院,做了一名医生。
人的一生,无外衣食住行。毕业后的那份工资虽然只有几十元,但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说,足可衣食无忧。积攒一段时间,买上一辆“红旗”牌自行车,也可解决行的问题。但是,住就不行了。我与另外一个刚毕业的老兄挤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后来那位老兄结了婚,我才有了自己的一间“公房”。就在那一年,我慈祥的母亲撒手人寰,离我而去,最小的六弟跟了我上学。就在那间小屋里,我和小弟相依为命,也与老妻完成了恋爱过程。
1987年,我调到了公安局。报到那天,政办室主任说,房子得自己解决。没有房子,我和六弟住哪里?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所长交给了我一把房子钥匙,这让我欣喜万分!
没多长时间,看守所迁往新址。局长找我谈话说,新址有新房,一个民警可分到两间房子,把这间房子让给最需要的同志吧!
但是,我把房子交了之后,才知道新址在城东南角一个偏僻的地方。一片荒芜,蛇鼠成群,蚊子漫天飞舞。让人发愁的是:住房是每人一间。我很快就要结婚了,房子却只有一间,弟弟也十一岁了,怎么住?所长看出了我的难处,又伸出了援助之手:让我弟弟住在所里的电视间里。
婚后,我又搭建了一间厨房。再后来,所里的电视机搬到了办公室,我就有了两间房。虽是公房,毕竟有了自己的栖身之地。
随着改革一步步深入,我借了好友的一万多元钱,加上从牙缝里积攒的一点积蓄,买了一套90平方米的二手房。这时,我才拥有了产权属于自己的住房。
再后来,我贷款买了一片法院拍卖的地皮,想给儿子盖房子。谁承想,房子没盖成,自己却因工作劳累过度生了一场大病,差点丢了命。地皮只好转让给了开发商。还好,多少赚了一点钱。我就把旧房卖了,加上这笔款,买了一处带院子的二手房。我在房顶上开辟了一处菜园,点瓜种豆,韭菜常绿,丝瓜、扁豆、南瓜藤爬满墙壁,油菜、苋菜、辣椒、豆角花开,惹得蜂飞蝶舞。
自从进城求学,四十年的光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逝。在县城拥有一个家的梦想已经实现。生活和住房,也如日新月异的祖国一样,日益繁荣和富足。(作者单位:鹿邑县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