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飘下二胡声
2018-12-05 09:10 | 来源:www.nb999.com网站 | 作者:郑金明

 

几条野鱼游过。小石潭拍下飞鸿的照片。
  这时候二胡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中秋,月上高楼,心里挂念的也许是洞庭湖畔的一片苇丛,也许是山崖悬下一扭古藤,也许是水塘后面的一间小屋,也许什么也不挂念,只是望着明月发呆。
  二胡的声音很是悠扬,心情变得柔软,把心的影子拉长,一叶纸鸢飞在半空,超过远方的古塔,以为还是,春天的河岸,以为还是,摔泥巴的童年。二胡,是落叶飘下才响起的声音,二胡是一把碱面,洒进浑浊的水缸里,一切都清澈起来。
  我三舅是一个拉二胡的半把手,竟然也很中听。那个时候家里面还没有电视,公家免费,每家的大门旁边安装一个小喇叭,用木匣装着,一拉垂下的绳子,小喇叭就响起来。可惜,小喇叭只能收一个台,声音也不能调,只好再买个收音机。我们中午集体听评书,端一碗捞面条,坐在院子中间的过道上,小风吹过,听刘兰芳的《杨家将》、单田芳的《隋唐演义》、袁阔成的《烈火金刚》,很是惬意。有一回逛古董市场,瞅见一个油黑发亮的小木块,毫不犹豫就淘了过来,大约就是评书大师开堂用的,说到节骨眼上,啪的一声,且听下回分解。
  晚上,月光透过大槐树的叶子,很有些朱自清的意境。我三舅坐在院子里一个槌米的石墩上,拉起二胡,大院里的孩子们也安静下来,围过来听这个民间半把手艺术家独奏。我三舅的眼镜片一闪一闪的,虽然他只是一个工具厂的工人,也很有些知识分子的古风。
  后来,我去一个二胡大师家里凑热闹。
  那个时候,公家的剧团散伙,艺术家纷纷改行。二胡大师也不知道以何业为生。他坚守在老公园剧团几乎荒弃的旧房子里,晚上,来免费唱歌的络绎不绝。大师的二胡很小,在剧团坐首席,谁愿意唱他都肯伴奏,一屋子的歌声笑语不绝如耳,再困苦的生活也挡不住发自心底的欢乐。
  现在各类流行音乐层出不穷,可身为警察,整天忙于公务,很少有如此悠闲之心境。上星期天值班,忙了一天,吃晚饭时打开手机,放首秋天的古乐静静心,才听到三分之一,电话声便把音乐打断。不甘心,继续放,还没听完,便接到一个大活,一直忙到深夜才算完事。想再放音乐,犹豫再三,终于不敢。
  写这点关于二胡的文字,只不过是为劳顿的兄弟们解解闷。现在扫黑除恶正在当紧,我们的国家正走向清平,我们警察悠闲的日子,终会到来。
  (作者单位:新乡市公安局卫东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