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炼性情入此生
2018-09-26 09:47 | 来源:www.nb999.com网站 | 作者:王玉洲

 

提起武侠小说作家,人们的心中会涌现出许多名字,如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等等,而在我心间最闪耀者乃是金庸无疑。
初识金庸的作品是在小学时看万人空巷的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的确,新颖的表现方式、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精良制作的表演水准,让扮演郭靖与黄蓉的黄日华和翁美玲成为国民偶像。在上初中、高中、大学的时候,我利用业余时间横扫了金庸先生的十五部武侠小说,每每如获至宝,通宵达旦。
每一次捧起金庸的武侠小说,它都能给我一种不一样的感受。文中主人公的形象是那样栩栩如生,往往让读者感到自己就是那个主人公,正在经历那些悲欢离合和生死磨难。千古文人侠客梦。金庸的武侠小说为我打开了一个波澜壮阔的武侠世界,“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思想已在我的心中悄然深种,激励和鼓舞我做一个“大写”的人。
一切文学皆人学。金式武侠的一个显著特点是除了展现纷繁复杂的武学招式、威名赫赫的武学秘籍和五光十色的武学门派外,还能让人从武侠小说中品悟出人情、人性和人生的哲思。金庸的每部小说,既是小说主人公的人生经历,更是其心灵的成长史,乃至人性的挣扎史。如在《神雕侠侣》中,同为古墓派传人的“李莫愁”与“小龙女”都中了“情花”之毒,李莫愁由于感情变故变得疯狂恶戾,丧失人性,作恶多端,终致灭亡。而小龙女则冰清玉洁、蕙质兰心,宁愿让杨过活下去,而自己跳下悬崖,在悬崖上留下十六年后相见的剑痕文字,以图让杨过能潜心生活而慢慢忘掉自己从而获得新生。人性的善恶、高下和变异引人沉思。
金庸用笔构架了一个武侠的王国。这个武侠的国度与其说是江湖,倒不如说是政治、是人心、是人性。《笑傲江湖》中的伪君子岳不群、野心家左冷禅那样的人物和势力尚未在现实中绝迹,从这一点上讲,《笑傲江湖》更像是一个政治寓言:那些丢弃人性、践踏人性的人或集团绝不会有好下场。从某种意义上讲,武林秘籍《葵花宝典》也是作者对“阉割人性的做法”的一个晦涩的隐喻。
文如其人。写出这样富有人情、充满人性、砥砺人生的作品的作家,可见金庸先生也是性情中人。我也常常以性情中人自居,所以,金庸先生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真性情,如同暗室中的光芒,令我没有迷失在武侠文学世界里不能自拔,而是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摘取其精华,采撷其神韵,用别人的故事丰富我的人生,让我成为一名儒警,成为一名文学的爱好者、传播者和实践者。
儿时的我有两个梦,一个是“侠客梦”,一个是“文学梦”。幸运的是我有幸成为一名警察,将这两个梦融合成了一个梦。在现代社会里,最具有侠义元素的职业大概就是警察了。所以当年高考时,我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公安院校,毕业后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一圆我的侠客梦。在工作中,我利用闲暇时间撰写散文、杂文、诗歌、通讯,也屡屡在中央级、省市级报纸、杂志上刊登,多次获得国家级征文活动奖项,成为我所在的新乡市警营中的文学中坚分子,在牧野警营也小有名气,也算“曲线报国”,圆了我的“文学梦”。
有金庸先生书籍陪伴的日子是温馨的日子,是幸福的日子,是安然的日子。已将性情炼入人生的我,还想保持真性情,与我敬仰的金庸老先生同行,为自己最纯真的梦想而打拼而努力,如此人生,今生无悔!
   (作者单位:新乡市公安局耿黄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