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山寨期货 40万眨眼变10万新密警方侦破特大电信诈骗案
2018-09-19 09:51 | 来源:www.nb999.com网站 | 作者:赵京亚 魏锦池
    听人说炒期货比炒股票赚钱,新密的宋女士便卖掉股票,投资40万元炒期货,结果一下子被骗走了30万元。接到宋女士报案后,新密警方经过几个月的奔波调查,先后打掉了3个电信诈骗团伙,抓获涉案人员96名,其中刑拘36名,冻结涉案资金700余万元。   遇到“成功人士” 炒期货本金被骗     4月4日,家住新密市的宋女士,接到一名自称是炒股票专家男子的电话,对方说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了宋女士的相关炒股信息,想为她推荐一些行情好的股票。   二人在微信聊天时,男子自称陈某,在浙江杭州开了一家农家乐饭店。为了取得宋女士的信任,他还发一些自己驾驶高档轿车、出入高档会所的照片,处处显示出一个成功人士形象。聊天中,陈某问宋女士持有股票的行情如何,宋女士把自己的账户截图发给对方,对方见账户余额有100多万元,便劝宋女士炒期货。   陈某随后把一个微信名叫“盛达资本”开户经理小高的人推荐给宋女士,小高经理热情指导宋女士开户。5月初,宋女士按小高的指示,往“盛达资本”软件里一次充值30万元,不料充值之后就发现少了200元,对方说是手续费。转入资金后,陈某又给她推荐了金融分析师秦老师。在秦老师的指导下,宋女士先买入了500手螺纹钢。交易时宋女士发现,每手要给平台交100元手续费,这500手就交了5万元。   让宋女士始料未及的是,当她再次登录交易平台时,发现账户里只剩10万元左右,一问秦老师,对方说近期行情不好,做期货就是有挣有赔,陈某信誓旦旦地向宋女士承诺,如果把钱赔光了,他会补偿宋女士损失。   几天后,秦老师劝宋女士买其他期货,再投入一些,很快就能回本。宋女士又往账户里充了10万元,与之前账户里剩的10万元加在一起,又买了一种期货。没承想,20万元很快变成了15万元。面对宋女士的抱怨,秦老师愿意介绍自己做期货从没赔过钱的师兄来指导宋女士炒期货,但其师兄的入金门槛是88万元。宋女士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只好继续跟着秦老师炒期货。没几天,又赔进去5万多元。20多天时间里,她赔了近30万元,这让宋女士对炒期货彻底失去了信心,忙把账户里剩下的10万元退了出来。   一个月后,宋女士到新密市某证券公司买股票,偶遇一位炒期货的熟人,才知道国内正规期货的平台只有4家,盛达资本并不在其中。   6月28日,宋女士接到一自称叫小明的电话后,终于明白自己上当受骗,随即到新密市公安局报了警。   骗人后良心发现,小伙自揭骗人内幕     新密警方接到宋女士报案后,立即展开调查。6月29日,给宋女士打电话的小明来到新密市公安局投案自首。   经查,小明今年3月应聘到沈阳市古威公司。加入公司后,他被安排到营销一部第二团队上班,公司为他配备了电脑、办公桌等用品。接着,参加公司每周六中午的培训课。培训内容主要是股票、期货知识、如何跟客户聊天、怎样去刺激客户、开发客户和包装自己等。刺激客户就是向客户发一些盈利截图,让客户看到加入公司平台后能够挣到钱。与此同时,还要把自己包装成炒期货的成功人士,与客户建立感情,让客户相信公司有实力、有能力赚到钱。   接下来,小明按照学到的“知识”,自称某股票软件客服代表,与客户进行联系,随后又用陈某这个微信名,把宋女士拉进微信群,还把自己包装成一位年龄30多岁、离异、之前做建筑和炒股,又因股票行情不好,现在开农家乐饭店的成功人士,最后把小高经理和秦老师推荐给宋女士帮她炒期货赚钱。其实,小高经理和秦老师是同一个人。   小明每月工资标准是3400元加提成,他从应聘任职到辞职两个半月里,共得款2.8万余元。其中宋女士所投资的钱,小明从中提成1.8万元。其他的钱,都被经理、总监、老板等人瓜分了。   尽管小明不是高层管理人员,但他从业两个多月来,却没发现一个挣钱的投资者。小明便于6月下旬辞职。6月28日,他终于鼓起勇气,打电话向宋女士说明实情,并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两路出击,剥茧抽丝     鉴于案情重大,新密警方将此案定名为“6·28”特大电信诈骗案,并将案情逐级上报。随后,专案组派出两组警力,一组前往沈阳调查,一组调查宋女士投资平台的资金流向。   办案民警赶到沈阳后,在当地警方的全力支持下,迅速查清了古威公司的来龙去脉,基本确认了这是一个以诈骗为生的公司。   调查资金流向的民警顺着宋女士入金线路追踪调查,从中发现古威公司向宋女士指定的入金账户叫上海银生宝公司客户备付金,并不是国家正规期货公司指定的银行,总部在上海。民警到上海调阅时发现宋女士入金后,资金流到了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互帮公司,互帮公司又流到了石家庄市凯茵公司的公户内。   这个凯茵公司后来改名为河北萍聚公司,位于石家庄市高新区一幢高档商务楼内,法人代表叫杨某涛,监事叫郭某丹。经营范围是计算机信息技术开发、技术咨询等。该公司收到钱后,又将钱转到了陈某、王某宁、郭某杰、邓某生等5个私人账户,5个人随后又把钱分别转到另外几十个人的账户上。仅从3月30日至今,该公司共操作入金5306笔、出金3558笔,流水资金达7800多万元。   循着这条线索,民警又调查出一个叫河北互邦科技有限公司,是一个为盛达资本研发、维护、操控数据公司,也就是说,萍聚公司使用的所有软件都是互帮公司开发出来的。   经过一个多月的奔波调查,专案组民警基本理清了这样一条脉络:石家庄的互帮公司、萍聚公司和沈阳的古威公司互为依托,形成了完整的利益链条,而他们的行为,已经涉嫌了诈骗犯罪,决定正式立案调查。   揭开神秘面纱     到8月上旬,专案组民警摸清了互帮、萍聚、古威三家公司的底细,决定收网。专案组研究制订出详细的抓捕方案,定于8月8日10时在石家庄和沈阳同时行动,并由副局长魏利强率员先期赶赴沈阳与当地警方做好配合对接工作。   8日上午,抓捕组民警和当地民警分别在互帮、萍聚和沈阳古威三家公司周围布下大网。10时整,两地三组民警同时行动,将三家公司人员全部控制,协助调查。将其中的36名主要涉案人予以刑事拘留,押回新密进一步审理,另60名移交当地警方审理,冻结涉案资金700余万元。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石家庄的互帮、萍聚和沈阳的古威,三个公司既互相配合,又互相制约。互帮公司研发软件,萍聚公司充当互帮的一级中间代理,古威公司是萍聚公司的下级代理,从而形成作案链条。实施作案时,先由古威公司业务员自称客服捕捉目标,捕到目标后,让目标把资金打进指定互帮公司,互帮公司扣除应得款数后,剩余的打给萍聚公司,萍聚公司扣除所得款项后,最后打给古威公司。宋女士就是这样被一步步地诱入了陷阱,引诱她上钩的陈先生、小高、老秦,都是古威公司员工。也就是说,客户用来炒期货的钱,他们根本没有拿去帮着炒期货,而是一点点地瓜分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