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警服变迁 不改忠诚本色
2019-01-07 08:55 | 来源:www.nb999.com网站 | 作者:俎建业
    警服,是从警者心底里最珍贵的记忆,可以说,每一个民警心中都有一个不解的“警服情结”。警服作为警察身份和执法的重要标志,是人民警察发展史的一个缩写,一个剪影,一个片断,既是社会发展轨迹的真实写照和时代烙印,也体现警察精神、警察文化的薪火传承。     2018年,中国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我们身上那身警服是在不断的改革中创新,但是我们心中那颗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始终不改。今天,我们找到4名不同时代入警的民警,讲述他们工作中或感动或暖心或印象深刻的故事,展示不同时代民警的风彩。   回望    变的是警服   不变的是职责和使命        于飞是开封市公安局午朝门派出所的一名老民警,去年7月退休。几张为数不多的工作照,是他三十五载民警生涯的缩写。   出生在杭州的于飞从小跟着父亲走南闯北,随军迁徙,并于1974年选择到部队磨炼自己。1982年,他转业到开封某银行工作,正巧当时公安机关招人,他毅然选择了从警,这一干就是35年。他当过片儿警、政工民警、派出所指导员、刑警大队教导员,几乎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来警营的变化。   谈及这些年警服的变化,于飞用稍显沙哑的声音说:“我刚入警时穿的警服是白上衣蓝裤子,中间变了几回,到退休,警服就是藏蓝色了。”说起嗓子沙哑的原因,于飞说那是1989年1月13日,风雪天气里,他和派出所女民警张凤珍完成了押送任务,返汴途中遭遇车祸,多片车玻璃碎片扎进他的脸颊、气管部位和颈项部。鲜血染红了警服,他当场昏迷。“是张凤珍拦截车辆送我到医院,救了我一命,真是感谢她一辈子!”至今,于飞的面颊、下颌和颈部还留着明显的凹凸疤痕。   1992年9月18日,开封市博物馆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特大馆藏文物被盗案,价值过亿元的69件文物珍品被盗。开封市公安局调集200余名精兵,迅速出击,千里追踪。于飞带领派出所民警,夜以继日地走访调查,排查物品、排查人员,并配合专案组提供、梳理有价值的案件线索。历时近4个月,终于破获了这起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最大的文物盗窃案,犯罪嫌疑人无一漏网,被盗文物也全部被追回。   走门串户、走访排查,打击各类违法犯罪行为,帮助落难的群众,为群众提供便利……作为一名干了35年的老公安,于飞说:“变化的是警服,不变的是公安民警的职责和使命。公安工作很辛苦,也很重要。作为新时代公安民警,一定要履职尽责,保社会治安稳定,为群众做好服务,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看着老照片,老于一阵沉默,这沉默里有一名退休民警对公安工作的眷恋……   (谷剑冰)   暖心 警服在变,容颜已老,初心不改     我的办公桌玻璃板下,至今还压着一张老照片,身着89式橄榄绿警服的我和同事牛钰跟一头骡子合影留念。橄榄绿警服、28式大梁自行车、颇有年代感的宣传标语……一晃20年过去了,警服在变,容颜已老,不变的是人民警察矢志不渝的初心和忠诚。   这张拍摄于1998年的老照片把我拉回当年。那年,28岁的我在卫辉市公安局柳庄派出所任所长。当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和所内两名巡防队员到村里开展日常巡逻,在路上“捡”到了一头骡子。确切地说,是我们发现一头正在狂奔的骡子,周围没见到骡子的主人。我们初步判断,这是一头走丢的骡子。   在那个年代,一头骡子对农村人来说绝对是大件财产。我们骑着警用偏三轮,追了一公里后,这头骡子跑进了果园。我们立即停车,试图拦下它。这头本来就受惊的骡子在果树间左蹿右跳,难以控制。我们一边追赶,一边寻求附近村民的帮助。最终,大家合力将它制伏。   控制了骡子后,我们就开始找它的主人。在周边挨家挨户询问未果,我们只好先将骡子牵回所里,并在各村广播,谁家有骡子丢失,请与柳庄派出所联系。   “所长,那头骡子胃口很差,没精打采的。”第二天,所里内勤小周急匆匆地跑到我屋里说。   “是不是思念主人‘抑郁’了?”我们决定给它找一处宽敞的住处,最终将它拴在派出所门口的电线杆上。就在大伙儿因为找不到骡子主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名老汉到派出所来认领骡子。   原来前天下午,老汉在地里干完活将骡子拴在地头对面的小树林里,骡子挣开绳子跑了。要知道,这头骡子可是个“好劳力”,老汉家里翻地、驮东西全靠它。看到骡子正悠闲自在地吃着草料,原本焦急的老汉紧紧握着我的手,激动得不知说啥好。   “所长,骡子拉屎拉尿把派出所院子都弄脏了,俺现在给你们扫扫!”   “没事没事,就当给花草施肥了。”   众人一阵大笑,就在这一瞬间,所里户籍内勤老李按下了快门……   回首30年的从警生涯,我从着83式警服的毛头小伙,到穿89式橄榄绿警服的而立之年,再到如今穿着99式警服成为新时代的老民警。时代在变,我深知自己那份对党忠诚、为民服务的初心始终没有变。因为从入警时,我们这身警服就已经穿在了心上。(口述:康喜民 整理:武秀)   传承 追随父亲的脚步,穿上梦寐以求的警服     我的父亲生前是郑州市公安局姚桥派出所民警,我13岁那年,他因为积劳成疾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在我的记忆里,父亲高大威猛,一身警服穿在身上,显得英姿飒爽。一张泛黄的老照片里,父亲身穿橄榄绿警服,旁边是一辆老式自行车。当年,父亲就是骑着这辆自行车到处巡逻。橄榄绿是我童年最常见也最喜欢的颜色。   父亲所在的派出所地处偏远,工作任务又繁重,我们一家人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面。有一次,他带队在一片树林里抓捕犯罪嫌疑人,手被树枝剐破流了血,警服也被挂了一个长口子。晚上他急匆匆回到家,手上的伤只字不提,直催着母亲把警服给修补一下。母亲一边偷偷抹泪,一边帮他补警服。   父亲常常教导我:“穿警服当警察可不是为了神气,是要踏踏实实多为老百姓做事。”这句话一直刻在我的心里。   2001年,我追随父亲的脚步,成为一名户籍警。彼时,警服已经更换为99式藏蓝色。穿上警服那一刻,我百感交集,暗暗起誓:“我要像父亲那样,做一名为民服务的好警察。”   户籍警的工作异常烦琐,我一直坚信,有耐心和细心,用真诚和微笑,就一定能让群众满意。今年春节,辖区居民于师傅带着3名“租客”到户籍室办理入户业务。仔细核对材料并询问后,我发现于师傅提交的是虚假租房合同,于是告知其按照“租房关系”不能办理入户。不料,于师傅情绪激动,说我故意刁难,言语十分难听。虽然委屈,我还是微笑着向他耐心解释。看到他慢慢消了气,我又详细了解情况,最后以亲属关系并结合新出台的“智汇郑州”人才落户办法为他们办理了入户。手续办妥后,于师傅向我道了歉,还称赞我是“最美警花”。   对警察职业的热爱,与父亲的殷殷叮嘱,一起融入我的血液,铸入我的灵魂。橄榄绿和藏蓝,勾勒出我的金色年华。   (口述:录娜 整理:姬鹏举)   感悟 警服,我的最爱     我有一个衣柜,满满当当全是警服,短袖、长袖、外套,单的棉的、新的旧的,有89式的橄榄绿,有99式的藏蓝,我一件都舍不得丢。   依稀记得26年前的那个秋天,一纸录取通知书把我带到洛阳警校。刚到学校,我最盼望的莫过于发警服了。看到高年级的同学穿着帅气的警服,我生好羡慕。开学后不久,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套警服,白天穿上小心翼翼,晚上脱下来整整齐齐地挂好,生怕警服弄脏了、挂破了。记得那个周末,我穿着警服骑车回家,感觉一路上大家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眼神,那种自豪和光荣劲儿直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   就这样,那身89式橄榄绿警服伴随我度过了两年的警校生活后,又陪着我参加了工作。虽然那时只有19岁,但警服在身的我自信满满:调解纠纷、入户走访、清查场所、办理案件……一件件工作我都尽心做到最好。现在想想,那身橄榄绿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勇气。   1999年,警服从89式橄榄绿换为99式藏蓝。这抹藏蓝伴随着我恋爱、结婚、生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添置了很多很多衣服,但穿得更多的还是那身藏蓝。身着警服,让我心里感到踏实。每一件警服都记载着一段心路历程,每一件警服都在讲述着我和战友们的故事,每一件警服都是我从警生涯的见证者。   岁月流转,时光变幻,警服也在变,但是关于警察的梦想却永远鲜活如初。   (杨晓君)